5G這個大生態圈里,合作開放才是唯一的發展出路

作者:中虎 來源:原創 人氣:

2019年8月5日零點,中國國內首款5G商用手機——中興天機Axon 10 Pro 在京東和蘇寧正式開售。

距離5G牌照正式發放,剛好過去兩個月。

按照公認的5G推進時間表:

2017年完成現網測試,2018年開始商用實驗,2019年小規模商用、發5G牌照,2020年正式規模化商用……

但一直以來,世界各國都在忙著急速超車,加碼備戰。包括中國。

因為,這是一場輸了后果很嚴重的“戰爭”。

2017年8月25日,在韓國宣布2018年平昌冬奧會將成為史上首屆5G奧運后的第二天,中國國務院就宣布,將在2020年全面啟動5G商用。

日本也同樣借著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,開始部署5G網絡,與韓國一樣,希望成為引領世界的5G通信強國。

最近兩國互掐,日本想要借勢突圍的,就包括與5G密切相關的半導體。7月31日,日本正式發放5G牌照。

歐洲擁有諾基亞、愛立信、沃達豐、Orange等一批老牌移動通信勁旅,各國政府也是百花齊放、摩拳擦掌。

英國出錢出人出政策,聲稱要做全球5G的領導者;德國則默默無聲,拉著華為,搶先把5G部署在現有4G網絡里。

硝煙四起,確保5G的領導地位,自然也就成為美國上下的共識。

2016年7月,美國正式規劃出5G高頻頻譜,Verizon、AT&T兩大運營商進行5G試驗。隨后,參與的城市越來越多,競爭白熱化。

2017年12月,在美國里諾召開的3GPP SA2第124次會議結束后,5G系統架構和流程標準制訂完成。這是5G標準里程碑式的進展,標志著全面實現5G目標的新架構確定。

到了2018年1月,美國新聞網站Axios捅出一份敏感文件。

這份由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(NSC)起草的文件,將5G比作一場決定美國命運的戰斗,意義堪比50年代的艾森豪威爾國家公路系統。NSC甚至建議華盛頓:將5G國有化!

該建議一旦被采納,美國商業史或被改寫。

質疑聲隨后排山倒海而來,就連聯邦通信委員會(FCC)主席也出來嗆聲:國有化代價高昂且適得其反。

盡管白宮后來澄清,這只是一份過時的文件,但依舊難掩個中焦慮。

兩個月后,特朗普一紙命令,斬斷了博通對高通的念想,將半導體史上最大的收購案扼殺在搖籃中。

理由是,該交易可能削弱高通對5G的投資,從而“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”。

2018年,5G商用進入倒計時后,競爭開始赤膊化。

4月中旬,中興遭遇美國禁售令致命一擊。8月,特朗普簽署法案,禁止美國政府及其承包商使用華為和中興的部分技術。

過去半年里,美國又在全力圍剿以華為為代表的一眾中國高科技企業。

相比4G時代,美國正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。

虎狼環伺之中,中國的5G推進卻扎實穩妥,嚴絲合縫。

諸多跡象表明,中國在5G研發和部署上領先全球。

各大國際通信組織、會議和論壇上,閃耀著越來越多中國人的身影。

以華為、中興為代表的中國企業,不但在全球攻城掠地,還貢獻著越來越多的5G標準和專利。

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最新報告顯示:

截至今年6月15日,全球5G標準必要專利(SEP)排名中,華為和中興分列第一和第三,諾基亞位列第二,而美國政府力保的高通則被遠遠甩開。

今天,5G手機的正式發售更讓許多人振奮:那個曾經被美國打壓的中興,還活得很好!

全球通信技術,每十年一換代,國家的命運也隨之更迭。

2G時代,歐洲GSM領銜世界,愛立信、諾基亞迅速崛起。

3G時代,日本i-Mode風靡全球,NTT DoCoMo躋身全球增長最快的公司。

4G時代,美國搶先布局,蘋果、谷歌等一大批企業成長為巨無霸。

由此帶來的,是美國史上第二長的繁榮期,以及每年數百萬個就業崗位和幾千億美元產出。

而近在眼前的5G,在業界看來,是更具革命性的一代。

從1G到4G,本質上還是人聯系人;但5G除了人連人,更要實現人連物、物連物。當萬事萬物彼此相連,整個經濟產業的效率和邏輯,注定將被徹底顛覆。

這種萬物互聯,將帶來巨大的經濟紅利。

據高通預計,到2035年,5G全球經濟產出將達12.3萬億美元,逾80萬億人民幣。

世界經濟論壇更曾迫不及待地聲稱,5G將開啟第四次工業革命。

而這,也是中國的機會。

為了這個機會,中國人已經等了幾十年。

很長一段時間,中國移動通信事業都落于人后。在經歷了“1G空白、2G跟隨、3G突破、4G并跑”的不斷努力后,5G對中國而言,來之不易。

奮力趕超的號角,早在10年前就已吹響。

2008年,土耳其教授阿里坎發明Polar碼,在理論上第一次逼近香農極限。

一年后,華為開始研究5G。

彼時,4G剛起步,5G在很多大公司看來,根本不存在或不可能。唯有華為堅決下注,哪怕是Polar碼這種不成熟的技術。

最早將Polar碼引薦給華為的是通信專家童文,他曾任職于美國貝爾實驗室,2011年受聘為華為5G首席科學家。

與它的前輩相比,Polar碼雖性能不俗,終究還停留在紙面,重金押注面臨極大風險。

世界通信史上,因為押錯寶轟然倒塌的公司比比皆是。

但Polar碼于華為而言,不單是一種技術,更承載著中國人的標準夢。

上世紀90年代,高通憑借在CDMA上的積累,逐漸成長為專利巨人,并在3G和4G時代坐享高昂的授權費。

中國市場是高通成長的見證者,同時也是最大的買單者。掏了巨額學費的中國人,夢想有一天,也能自己掌控命符。

2G時代,中國幾無存在感,以致參加國際會議的中國專家被嘲笑:見面微笑,開會沉默,回屋睡覺。

到了3G,中國主導的TD-SCDMA在最后一刻,擠進三大標準陣營,但因技術不成熟,僅被中國移動一家采用。

為此,中國移動付出了代價,卻也為4G時代TD-LTE走向全球奠定了基礎。

中國產業界不斷蛻變,但底層的信道編碼等領域,依舊是空白。華為Polar碼,為突圍點燃了希望。

在此之前,華為還需要撼動Turbo和LDPC兩座大山。前者統領3G、4G兩代王朝,后者被WiFi標準采納。

決戰在2016年打響。

Turbo因技不如人,率先出局,剩下LDPC和Polar終極對戰。

10月14日,在3GPP里斯本會議上,高通領銜的LDPC陣營先下一城,奪得數據信道的長短碼方案。

11月17日凌晨,移師美國小鎮里諾的會議又決勝負:在中興、聯發科等企業的鼎力支持下,華為Polar陣營艱難拿下控制信道的短碼方案。

這是世界通信史上的一小步,卻是中國的一大步。

因為布局早、行動堅決,華為還是5G標準中速率、時延、連接數等量綱的提出者。

華為的成功,是中國5G崛起的一個縮影。

這些年,中國企業的影響力與日俱增,眾多專家在3GPP等標準組織中擔任要職,投票權超過23%,提交文稿數30%,牽頭項目占比40%。

過去一直由西方主導的國際會議,如今有了越來越多中國的聲音。這種話語權上升的背后,是中國企業在通信標準和專利上的更大投入和更多產出。

2018年,華為研發投入近900億,超愛立信和諾基亞總和。中興投入也在百億級,位列全部A股上市科技公司榜首。

同年,僅華為一家,在歐洲電信標準協會(ETSI)聲明的SEP就達1790件,占比17%。加上中興9%,大唐電信5%,三家中國企業占比超過30%。

力量的此消彼長,讓對手著急起來。

2018年6月13日,3GPP宣布5G NR獨立組網標準凍結,5G大戰正式打響。

美國無線通信和互聯網協會(CTIA)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,中國在全球5G商用進度中排名第一,韓國第二,美國屈居第三。

歐洲則在這場大戰中,被中、美、日、韓甩在身后。

比CTIA報告更讓人吃驚的是,中國近年來在4G上的追趕。

截至2018年,全球500多萬個4G基站,中國獨占340萬,比其他國家總和還多。

西昌市折斯登村,大涼山深處,中國移動豎起高速移動基站

從整個產業鏈看,美國掌控上游芯片,下游有蘋果、谷歌等終端和互聯網巨頭。

但在中游,全球四大通信設備廠商,中國獨占兩席,歐洲有諾基亞和愛立信,美國無一入圍。

中國還在上游芯片領域不斷突破,下游則有BAT,有華為、小米和OV。

這讓美國上下感到不安,過去百年,他們幾乎引領了人類的每一次技術變革,而今正面臨挑戰。

也因此,眼下在華盛頓,5G已成為國家安全問題。

于是,全面圍剿拉開大幕。

自2012年以來,出于國家安全的考量,華為一直被禁止進入美國市場。2018年1月初,18名國會議員的一封聯名信,使華為痛失AT&T大單,連手機也與美國絕緣。

事后,余承東恨恨道:“中國對美國那么開放,而我們在美國卻被害成這樣。

但這既沒能阻止華為前進的腳步——公開消息顯示,華為如今已拿下50個5G合同,繼續保持全球第一;也沒能阻止華為開放、自信的心態。

這種開放與自信,還是源于實力。

華為,儼然成為領跑5G時代的重要角色。

這個領跑,對華為,對中國,都有巨大的意義。

更有行業專家認為,所有那些爭先恐后,終將被中國力量打垮。

首先,中國5G的研發投入和資本支出堪稱天量。中國三大運營商早就放出豪言:狂砸1.2萬億人民幣,誓建全球最大5G網。

第二,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移動用戶量,在應用場景上不可避免要成為世界第一。憑借這一點,中國的5G將比美國的5G更具威力和潛力。

第三,中國在5G技術領域,已經擁有了“領跑者”的底氣。

除了華為,中興也是5G的扛旗人。

早在2016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,中興就憑借Pre5G Massive MIMO技術,一舉斬獲“最佳移動技術突破獎”和“CTO選擇獎”兩項業內奧斯卡級大獎。

這項技術的精妙之處在于,它能在不改變現有4G網絡、終端的前提下,實現頻譜效率倍增,令4G和準5G網絡實現兼容。

彼時,這與華為極化碼被確定為5G eMBB場景方案,一起成為中國公司引領5G技術的標志性大事件,極大增強了中國在全球通信領域的話語權。

除了搶先開售5G手機,近日中興還對外宣布:目前已拿下全球25個5G商用合同,覆蓋中國、歐洲、亞太、中東等主要5G市場,并與全球60多家運營商展開5G合作。

在5G芯片研發上,中國人更不肯甘居人后。

2019年1月24日,華為正式發布自研的5G多模終端芯片“巴龍5000”,成為全球首款單芯片多模5G基帶芯片。在5G Sub-6GHz頻段下,其峰值下載速率達4.6Gbps,毫米波頻段峰值下載速率達6.5Gbps,是4G LTE的10倍。

7月18日,中國半導體巨頭紫光展銳也宣布:其研發的5G基帶芯片“春藤510”,與華為完成5G互通測試,并同時支持SA(獨立組網)和NSA(非獨立組網)組網模式。這意味著,“春藤510”也具備了全面規模化商用能力。

8月16日,搭載“巴龍5000”芯片的華為Mate 20X 5G版手機,將正式發售;今年底,基于“春藤510”的產品也將上市,國產手機制造商有了更多選擇。屆時,中國將掀起5G手機全面開花的新浪潮。

全球著名咨詢機構Gartner曾坦言:在5G的商用進程上,中國很可能會領先世界。

5G正式商用后,5G手機、高清電視、VR眼鏡等新型終端設備,將迎來蓬勃發展。伴隨5G物聯網的部署,智慧家居、智慧城市、智能交通、智能制造,都會一一實現。

更不同尋常的是,由于物聯網數據更少摻雜人類主觀,很可能就此孕育出真正超強的人工智能。

從5G展望未來,它造就的,很可能是人工智能真正到來的前哨時代。

這應當成為每一個人都能分享到紅利的新時代。

“沒有我們參與,美國或無法贏得5G競賽。”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經說過的這句話并非賭氣,而是對開放合作的一種期許。

自從無線通信技術誕生以來,全球就被不同的標準割裂開來:

3G時代,從歐洲、美國到中國,WCDMA、CDMA2000和TD-CDMA三大制式暗自較勁。

4G時代,歐洲陣營的FD-LTE和中國陣營的TD-LTE各行其道。

而5G時代,全球有望迎來第一個統一的標準。

這意味著,在5G這個大生態圈里,誰也離不開誰,合作開放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然而,巴別塔總是難以逾越,眼下的明爭暗斗,我們都已經看到了。

“如果不能阻擊中國,我們會后悔100年。”美國福克斯網站上的一篇文章寫道。

就在文章發表后不久,華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警方逮捕。

與此同時,國外一眾運營商都在緊盯中國發布5G首頻,期望能夠第一時間分享到中國5G部署的規模化優勢。

因為,在四大運營商的火力全開下,中國已然是全球規模最大的5G網絡市場。

然而,真正的較量,才剛剛開始。


本文鏈接地址:http://www.kheyre.live/wlyx/876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,謝謝。

在線咨詢 QQ咨詢 在線報價

内蒙古11选五胆拖玩法